我在1958年入行,面臨到印刷業須由凸版黑白印刷為主,在1959年馬上須改為平版彩色印刷,加上1959年是由玻璃版底片濕板攝影,改成Lith利斯底片過網攝影,到尖端Masking光學底片修色、分色的柯達Alphabet字母式修色及分色、過網方式,所以在這場不下於從手工拼版改成DTP出版印前系統變革中。很多事情一如放下以前手工開色石版製版、轉寫去拼製大版,改成全照相製版,而且是底片感光分色製版,不止如此,更要自己研製平凹版製版法,以因應網點陽版的晒平凹版,否則一旦分色陰片過網成網點陽片,也不能再晒製蛋白版的陰片版,也因為平凹版的網點結實色彩飽和度大,耐印量高等等優點。幸好1959年夏柯達公司派一位陳致遠資深華裔工程師,來台由福德行陳志堅、黃同鈞兩位老闆召集,在台北美而廉西餐廳做分色、過網講習會,並往信義路(當時)裕台中華廠做實習這套分色過網法,回公司也只能依教學所訂下數據加以實作驗證,到網點陽片完成。所以自己想辦法在傳統平面版製版基礎上,看日文、英文資料,自己到化工材料行買幾種不同PVA粉體,做平凹版感光膜的膠體主體,再加入重鉻酸銨做感光劑,其他林林總總的版材前處理、顯影、染色、腐蝕、修補、上底漆、上黑油膠,再去掉非印紋上底漆及黑油膠層,最後剝膜、上藥膠親水,每一個步驟紮紮實實做了下來成為公司新的優秀製程。事實上另一本楊暉老師的製版印刷書譯本也是經典參考書,但由於譯自美國書籍,很多做法全部是在低濕度要在30~40%以下相對濕度環境下操作,台灣高溫、高濕地方根本不宜,往往試了十多樣方法才有一樣、兩樣可以應用的,但至少可以從凸版120線、手工修色不穩定的,沒有數據的彩色原色版(凸版)印刷方式,改成150線有數據管理,以濃度和網點百分比管理,以分色版濃度、濃度域,在洋紅接觸網目屏上,使CCY、CCM濾鏡做過網濃度域變化調節因應,當然不及後來1968年到日本大東製版學全面數據化管理精確,但至少有良好曝光、顯影及網點百分比值及色彩再現灰色平衡值的做法及再現,真正應用上了現代化的數據化印前及印刷再現軌道標準化印刷生產,而且不只是告別手工修色個人經驗值,用數據來複製生產,又有良好安定品質持續生產可能。

      在完成全數據化底片修色分色過網及平凹版製版之後一年,1960年當時在霧峰北溝的故宮博物院,本來這些中國宮庭收集的重寶,1948年由大陸撒退到台中糖廠庫藏,但當時為了防空襲才又搬到更鄉下的霧峰北溝山洞中。幾年後才興建一座小展覽館,對中外人士開放展示部分中國宮廷所藏稀世珍寶,館方也因此想印一些明信片,四開尺寸畫片、書冊。當時提供利用4×5相機所拍幻燈片,拿來印製古畫明信片。不過說實在當時我新手上路不久,就遇上這種世界級的寶物珍藏國寶級畫作複製,而當時底片拍攝也不夠專業,因此光是修平打光不夠平勻的事、色彩再現不準的畫面,也花了不少心,而每一次到北溝對色館方也都會到庫房拿出原畫作比對,最早一批有帝后像,李世民唐太宗畫像,尺寸都蠻大的而且十分威儀,宋太祖趙匡胤的半身像設色少,明太祖朱元璋十分威儀,這些帝皇姓名都記得,至於后妃就不記得,但后妃像色彩較艷麗的畫作比較好做,在六、七年時間一供做了好幾種明信片,也有一些四開大畫片,在當時原稿不理想,所以印刷效果也較侷限,手工修色也有限度。在北溝故宮階段,美國Time Life雜誌公司曾派一組人員來台灣拍攝,不只是使用8×10大彩色幻燈片拿來拍攝分色,做畫片,很容易印出很好解析力及色彩來,不費什麼工夫。而小張明信片,不能用當時流行150線印,解析力不佳,所以用300線彩色平版印刷,光是調校那一部秋山AOC5小型印刷機可以用極輕的壓力,印刷硬式襯墊橡皮布印出精細300線印刷品,就十分費工夫。而更困難不是分色、過網,而是磨鋅版,使印刷出來300線印刷品網點,版調再現性良好的問題,當時沒有PS版、CTP版,自己用磁球、金剛砂去磨出最好版面砂目來,這要看不同溫濕度條件下工夫去做的,必須看磨珠台磁球的磨出砂泥出漿到最精細粉漿之後一點點才拿起來最好,可以容許時間差在4~50秒而已,想到昔日物質條件缺乏,必須以最大努力和技術經驗做出最好產品,以今天來看仍不是什麼好產品,但也是努力過了!在1966年左右故宮北遷到士林,其間也印了一些畫冊,以黃皮書,故宮中、英文簡介,行銷最好,而在1970年代初,有一天故宮周鳳森處長,把故宮相關印刷網片回收,結束十多年故宮印刷品承印的一段歷史。興台彩色印刷公司也是故宮博物院第一家複製畫作、器物影像印刷品的第一家印刷廠。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畫作+相機+鏡頭光暈.jpg

Phase OneXF IQ4 150MP

文章標籤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中扶輪社是地區第一個扶輪社,也是中部第一個國際社團。台中社成立於1955年,到1960RI345地區成立,形成台灣全部加上香港、澳門為一個地區,直到1976-1977年度地區總監,則由台中社巫永昌博士Rtn. Free出任,也是RI 350地區唯一的中南部總監,在他任期內不只跑遍全台灣,連香港、澳門也去公式訪問。在他任期內致力於扶輪的擴展及扶輪基金的捐獻,一共增加20個新社、社員數增加660人、達3,579名,促成可以分割成RI345RI346本地區實現,扶輪基金捐獻計833,444元美金,使台灣及港澳達成1000%的扶輪基金捐獻。Free PDG72~73歲高齡,奮力不懈,永遠在爭取各種「第一」,當他把水里社證書交給林柳埕社長,回台中途中,已過630子夜任期了!是非常重視榮譽和績效的扶輪長者。

   台中社第三任巫永昌Free社長1905年出生,而另有第十三任黃順記Tennis博士19052月與扶輪同年同月出生、第四屆郭頂順Bus社長、第七屆白福順Black社長,他們和Free PDG同為1905年生,也都長Free幾個月,這也是台中社的奇異緣份。Free出生在埔里,與Black同鄉、TennisBus同為彰化線西近鄰同鄉。Free在家鄉讀了書墊和小學,16歲到台中一中就學、21歲台中一中畢業,後來赴日本名古屋大學醫學部,受教於天皇御醫留德的勝沼精藏教授門下,32歲獲臨床醫學博士是台灣第一位獲此學位者。1937年在台中開業的內科醫院有40多床,獲選台中第一屆市議員。因當時台中州、市很多日本官員、仕紳都找永昌內科就醫,引起日籍醫師們不滿、設計把Free徵召軍醫赴越南戰區,他到高雄報到後因台中醫務交代獲准回到院內,再回高雄港運輸船已啟航,卻在越南外海被擊沉,Free因照顧患者而逃過一劫。戰後1937年二二八事件,醫師、律師、教師都被列入消除噤聲對象,Free受人誣告入獄,因黨國大老陳果夫曾慕名坐飛機來台,Free以當時盤尼西林新藥治好,所以獲蔣委員長手諭而開釋又逃過一次劫難,從此不再參加政治活動。1948年任台中市醫師公會理事長。Free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經常聽到有些將人、事說得「天花亂墜」的人,好像世界上沒有他不知道的事,不能辦的難事。以今天的資訊科技流通速度及取得容易性而言,如果說下不負責任、膨風的話,兩下子就被看破手腳的。因為時間走過之後,馬上可以印證您所講過的話是否真實、是否兌現。沒有錯世上有一些天生說謊高手,但謊話一出口就要用更多謊話去掩飾,到最後自己心中不知何者是真、何者是假。像我這個守本份的人,只有一種「真話」,說自己能辦到的「實話」,心中很安定不必準備好幾套「劇本」,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只有話不對頭的人少說話而已。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65年底入伍接受新兵訓練,在基本訓練兩個月之後,又分發到兵工學校彈修班受訓,這種每天要與會爆炸的武器為伍工作,本來就比較危險,在四月底受訓五個多月,分發下部隊,我因為第一名可選擇留本島不出外島,才有機會照顧家中工作。而傳來第一彈藥庫發生底火引爆發射彈,一死兩傷的意外,不是彈頭引爆,我果然我就分發到第一彈藥庫、整修所,而且去代替彈補班亡故學長的位置,結果大家議論紛紛,但我努力做好工作上每一件事,尤其把五千多顆出事彈藥全搬動轉籍報廢,由一位中校副庫長帶隊,有少校、上尉、士官長,我是出事單位,二兵職階最低、事做最多、被罵最慘的人,而所裡面只有我一個二等兵去撐場收拾殘局,總算一個多星期做完了。不只同行的工作人員不再責難。而且連整個彈藥庫最難纏的「副庫長」也信賴有力。在彈藥上有什麼問題卻會去找他,大家都說這麼兇巴巴的人怎麼對你這麼好呢?相信努力和誠意是最重要的力量。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次坐上一部遊覽車,司機笑臉相迎,在後照鏡下方垂掛一張很熟悉的佛像,原來是我們自家印的,心想只要司機大哥相信就好。不要去想家中印刷數萬張,一切裁下來一落三,五百張很平常的商業產品。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家族由陳獻南公在清雍正末年來到豐原溪底,九世祖領了五位第十世兒子,我們這一支脈是第五房的象麟公生於康熙末年。而先祖有能力去規劃水利工程,利用地形落差,由大甲溪南岸的東面上游引水入圳,灌溉一片礫石的河川邊旱地,幾十年整治出四、五十公頃水田。經不到百年,四代後清月公出生已成為佃農,身材高大的他,除了租地數分耕作,農閒又為潮州藥商挑藥材,有時一去經月,到客家庄潮洲藥商講得通他卻因隔代無法講客家母語。家中供奉有太子爺十分靈驗,連邱逢甲要到福州鄉試考舉人,要北京殿試考進士都來找太子爺公問卜,曾祖父清月公是乩身做答可以,所以邱進士逢甲,在考得殿試後,致贈「知機其神」牌匾給太子爺公存念。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50年代,到興台工廠學習技藝的學徒,是要有人引領介紹才收錄的。管吃、管住,但十分微薄的薪水,另外一樣「剃頭錢」,對門有一位阿嬌姊理髮店,每一個學徒像當和尚一樣,進興台學藝要落髮,只是沒有燙戒疤而已。這種統一又方便打理的理光頭現在覺不可思議,在當時想習一門手藝,家裡每一個月送一、兩斗米給工廠的禮規仍有。今天學生進工廠,先門要不要加班,是否每週休二日,然後才論薪資。在195060年代,一年做340~350天常有,加班只有一點點「點心費」,誰也不喊苦呀!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在士林故宮博物院,所有藏品展覽,都是隔著一層玻璃,遠距離去觀賞。而在1960~63年間故宮寶物仍隱身在霧峰北溝山洞裡,當時興台承印一些故宮古畫的複製名信片,由館方拍成4×5吋幻燈片,在分色打樣之後到北溝故宮對色時。故宮人員便去庫房把這些千年古畫拿出來,在桌上展開來讓我拿打樣紙去核對色彩,若第二次、第三次打樣對色皆如此,今天回想五十多年的「真品對色」是非常奢華的。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阿公有一個差12歲的弟弟陳岐亮叔公,早歲從家鄉到都市討生活,後來又到台中市定居,在1955年左右他身前往日本大阪,這是陳氏家族在兩百多年前渡澎湖黑水溝到神岡一帶定居後,可能最早離開之個島嶼的人。


興台(hsingt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